文章
相簿

建信“老鼠倉”:1.8億管理費是否合理?

芽娅利亚 於 2017年12月27日發表   人氣:99


11月1日,有媒體報道稱,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已於9月28日做出終審判決,認定上訴人、建信基金前基金經理李濤犯有“利用未公開信息交易罪”,判處有期徒刑二年。至此,李濤“老鼠倉”案在《刑法》意義上宣告終結。

但是,該案所引發的一些質疑或討論,卻仍在繼續。例如,對於旗下基金經理或其他員工的“老鼠倉”行徑——一般都會持續很長時間,基金公司是否只能後知後覺,很難做到事前或者事中覺察?這種難,主要體現在制度上,還是技術上?或有事中覺察的,一般又會如何應對?是必須走司法程序,還是有選擇權,為免家醜外揚走公司內部的行政程序,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?

具體到李濤案,根據終審判決書([2017]京刑終153號),李濤利用未公開信息進行交易的時間發生在2009年10月至2012年2月,橫跨4個年度、10個季度。作案時間如此之長,建信是否有察覺的可能性?

若有覺察,為何李濤直至2014年11月才被查獲歸案?若無,則以下人事變動在時間上的微妙性又該如何解釋?

2011年11月22日,建信新成立建信恒穩價值混合(530016.OF),首募規模8.68億元,李濤任基金經理——這顯然不是一個輕率的決定。可是,半年後,李濤突然“因個人原因從本公司離職”。有意思的是,在其離職前3個月,即2012年2月17日,李濤突然卸任建信優選成長混合(530003.OF)——即“老鼠倉”案事涉基金——基金經理一職。

11月3日及16日,《證券市場周刊》記者通過傳真及電郵兩次聯系建信督察長及信披負責人吳曙明,詢問是否存在這樣一種可能,即在2011年11月22日至2012年2月,公司已然察覺到李濤的老鼠倉行徑,故而先說服他辭掉建信優選成長混合的基金經理職務,繼而讓他體面地離開公司?但截至發稿未獲回複。

此間有建信員工解釋說,李濤的離職是因為其業績不行。但這種解釋的問題在於,既然如此,為何在李濤離職的半年前,建信還任命他擔任新成立的建信恒穩價值混合的基金經理?

事實上,李濤“老鼠倉”案爆出後,建信一直保持高傲的沉默,拒絕向包括投資者在內的外界做出帶誠意與歉意的說明。

當然,必須指出的是,持這種姿態的不止建信,包括彙添富等爆出“老鼠倉”醜聞的其他基金公司也是如此。

這些公司旗下事涉“老鼠倉”的基金在向投資者收取管理費之時,似乎忘了自己的行為違背了《招募說明書》對投資者的承諾,存在嚴重瑕疵。也正因為如此,其所收取的管理費是否合理,或者在多大程度上合理是另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。

例如,就建信優選成長混合而言,根據定期報告,自2009年至2012年(即李濤“老鼠倉”行為涉及的4個年份)收取的管理費依次是5292萬元、5231萬元、4530萬元、3563萬元,合計1.86億元。

這只基金的《招募說明書》(2008年4月版)向投資者鄭重承諾:“基金管理人依照恪盡職守、誠實信用、謹慎勤勉的原則管理和運用基金財產。”同時聲稱:“本基金管理人公司治理結構完善,經營運作規范,能夠切實維護基金投資者的利益。”

 


上一篇:什么是不粘鍋?

下一篇:量化基金發行熱不減


本BLOG人氣文章

感官之間的沖突
  博納指出,幼兒很少感到暈車,可能是因..
養腎等於養腦
  既然腎和我們的大腦關系密切,那要想記..
皮秒激光去斑讓你去斑無憂
不知女性同胞們有沒有發現,一些人在懷小孩..
精神分裂症有哪些調養方法
靜脈曲張按摩是很難治療好的,想要治療康復..
說說自費疫苗的那些事兒
  一、疫苗的這些知識你要懂   ..
撕嘴皮的危害
  很多人經常撕嘴皮,但是不了解撕嘴皮的..

芽娅利亚

歡迎來到我的樂園


標籤
累計瀏覽次數: 35,142
所有文章: 95
本日訪客人數: 48
累計訪客人數: 34,571